作为全球最大的豆油豆粕出口国,2010年1月阿根廷规定柴油中必须混合5%的生物柴油。2014年提高到10%。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掺混率一度跌至5.2%。2021年政府表示当原料价格上涨过多,该比例可以降低到3%。在2022年6月,柴油混合比例为上调至7.5%,与此同时,在60天的临时期内(到8月中旬),中大型工厂可以提供5%的额外增长,混合比例达到12.5%。业内人士表示,这60天的期限极有可能延长。

目前阿根廷生物柴油由官方定价,由于大豆和豆油没有税收抵免,生物柴油的出口实际关税更低一些。通常也不允许进口生物柴油。生物柴油政策执行和推广力度低,激励措施少,政府并没有采取额外的行动来增加对生物燃料的需求。

阿根廷2022年的生物柴油产量预计为21亿升,比前一年高出7%,但远低于过去10年大部分水平,主要是出口锐减,早先进口国并没有采取严格的市场保护措施。需求预计为9.2亿升,增长84%,仍将低于新冠疫情前的年份。出口量为12亿升,比2021年减少17%,主要出口荷兰,有时全球大豆油价格甚至比ICE柴油高,因此生物柴油出口受到一定抑制。

欧盟将于9月进行投票,以决议是否从2030年提前到2023年淘汰大豆油作为生物柴油原料。在2023年到期前,阿根廷生物柴油不可能进入美国市场,后续是否延长还不得而知。秘鲁限制阿根廷出口延长至2026年。

阿根廷生物柴油以大豆油为原料。预估2022年生物柴油生产消耗豆油185万吨,高于2021年的173万吨,但是明显低于此前掺混率高的时期,尤其是2017年的287万吨。

在2010年1月,阿根廷《生物燃料法》(第26093/2006号)规定汽油中必须混合5%的乙醇,柴油中必须混合5%的生物柴油,这也是该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早期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目标在生物柴油上基本实现了,但在乙醇上却滞后了三年。第一部生物燃料法于2021年5月到期,并被新的27640号生物燃料法所取代。2014年1月和2月,对乙醇和生物柴油的要求分别提高到9%和10%。与此同时,对于技术上能够使用生物柴油混合物的发电厂,还增加了10%生物柴油混合物的要求,但这一要求从未得到执行,到目前为止,在这一领域使用的很少。

根据《排放差异报告》(UNEP, 2016),2014年阿根廷占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0.7%。2021年11月,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总统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宣布,在2016年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NDC)基础上进一步削减二氧化碳排放量,到2030年将其从483(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降低到349(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工具是扩大可再生能源(到2030年,能源矩阵中至少有30%来自可再生能源),降低对化石燃料的补贴,扩大保护区,提高工业、交通和建筑的效率。2015年,阿根廷通过了《国家支持使用可再生能源法》(第27191/2015号),要求到2025年,至少20%的阿根廷总用电量来自可再生能源。2021年,这一比例为13%,2022年4月和5月,可再生能源占发电量的16%。融资不足、新投资率低以及国家疲弱的经济形势,都减缓了对该行业的投资。

阿根廷对国内市场使用的生物燃料没有具体的环境或可持续性标准要求,也没有最小CI(碳强度)值要求。阿根廷生物柴油商会(CARBIO)制定了一项自愿认证计划,生物柴油出口必须附有国际可持续发展和碳认证体系(ISCC)或法国2BS生物燃料自愿可持续计划颁发的证书。

2021年7月16日,阿根廷国会通过了题为“生物燃料生产和可持续使用的法规和促进制度”的第27640号法律,取代了原定于2021年5月到期(2006年发布)的第26093号生物燃料法。新法案将于2030年12月31日到期,并可能再延长5年。一些法规于2021年10月19日通过第717/2021号法令颁布,也有一些是在2022年4月18日通过第184/2022号法令颁布。此外,2022年6月16日第438/2022号决议修改了生物柴油的混合率。最新的法规主要包括:

2021年的《生物燃料法》规定,生物柴油与柴油的混合比例至少为5%,但当原料价格上涨过多,导致生物柴油价格扭曲,该比例可以降低到3%。然而,在2022年6月,第438/22号决议确定,柴油混合比例为7.5%,仅由受委托的中小型工厂供应。与此同时,第330/22号法令规定,在60天的临时期内,任何当地生物柴油工厂都可以提供5%的额外增长,包括到目前为止只有出口资格的大公司。因此,在这60天内,生物柴油的混合比例可能达到12.5%。业内人士表示,这60天的期限极有可能延长。

能源秘书处将拥有管理和控制生物燃料的权力(它将决定官方价格、质量、混合率和不合规的制裁)

生产或提炼化石燃料的公司不能拥有或参与生产生物燃料的公司。如果石油公司在未来将旧炼油厂改造为生产可再生柴油,并参与官方授权,但是受到限制,除非是中小企业,才能生产可再生柴油。

能源秘书处将为实体消费国内生产的生物燃料设定条件,如公共汽车公司、卡车运输或农业机械设备公司使用的生物燃料。

根据规定确定官方价格,混合燃料公司考虑投入成本和给定利润,向生物燃料生产商支付费用。根据新的生物燃料法,能源秘书处为三种生物燃料设定价格,这些价格是定期更新的。在2022年4月,政府为生物柴油和玉米生物乙醇设定了到8月的价格,8月生物柴油价格为1.25美元/升,低于7月的1.28美元/吨。

根据最近通过的生物燃料法,只有阿根廷生产的生物燃料才能用于满足官方规定,除非得到能源秘书处的授权,该规定实际上禁止燃料混合商进口生物燃料。

目前,生物柴油相对于大豆油有3%的名义差别出口税。然而,现在的有效差额接近10%。生物柴油的实际税率之所以较低,是因为大豆油没有享有出口税减免。2022年3月,阿根廷政府通过第131/2022号法令修改了大豆副产品出口税方案,立即生效,有效期至2022年底。生物柴油的名义出口税率提高了1个百分点,达到30%(实际税率23.07%),大豆油和豆粕的出口税率也从31%提高到了33%。

阿根廷没有对生物燃料生产商或消费者提供直接激励。然而,通过退税和减税等其他措施提供支持。第26093/2006号《生物燃料法》通过生物燃料促进制度提供税收优惠,鼓励生产用于国内使用的生物柴油和生物乙醇,但除少数例外,大多数公司无法利用这些优惠。当阿根廷经济稳定后,柴油需求将以更高的速度增长,因为在商业部门,除了卡车运输之外,可供选择的运输方式有限,还没有采取重大步骤来提高轻型和重型车队的能源效率标准。预计到2022年,阿根廷将使用约30亿升柴油发电,比2021年增加 10亿升,但是生物柴油几乎不用于这一领域。

生物燃料的推广仅限于两个生产生物燃料的省份,即便如此,许多实施法规仍然缺乏,地方司法管辖区在提高生物燃料使用率高方面几乎都是失败的。阿根廷80%的生物柴油是在圣达菲省生产的,该省于2020年10月通过了14010号法律,该法律促进生物燃料(生物柴油、生物乙醇、纯生物燃料和混合生物燃料)的使用。它鼓励生物燃料在农业部门、运输、物流、政府车队、供暖和电力以及燃料使用方面的使用。该法律仍然缺乏许多实施条例。

科尔多瓦省主要生产从玉米中提取的生物乙醇,该省于2020年11月通过了第10721号法律,以鼓励生产和消费生物燃料和生物能源。它提倡使用小型农场工厂生产的生物燃料,并支持在工业、交通和公务车辆中大规模使用生物燃料。迄今为止,大约有20家小型生物柴油工厂正在建设中,该省提供了部分资金。到2023年底,这些工厂预计将生产约2000万升生物柴油,以供应科尔多瓦省的公共和私人运输。

阿根廷2022年的生物柴油产量预计为21亿升,比前一年高出7%,但远低于过去10年大部分水平,主要是出口锐减,早先进口国并没有采取严格的市场保护措施。

2022年的生物柴油国内需求预计为9.2亿升,增长84%。从去年开始,政府为了应对国内目前的柴油短缺,永久性和暂时性地提高了混合率。该国柴油短缺可能会鼓励在今年下半年使用更多的生物柴油。2022年的生物柴油使用量仍将低于新冠疫情前的年份,因为公路和越野柴油消费量和混合比例预计将低于2013-2019年期间。

出口量为12亿升,比2021年减少17%。欧盟继续是阿根廷生物柴油的主要市场,也是唯一的市场,主要是荷兰。有时全球大豆油价格甚至比ICE柴油价格高,因此生物柴油出口受到一定抑制。因为美国和秘鲁曾经是重要的市场,但由于高报复性关税,仍然不允许阿根廷生物柴油进口。2019年2月,欧盟委员会和阿根廷商定了13.6亿升生物柴油的年度免税配额。最近,欧盟议会行业委员会投票决定限制大豆油作为生物柴油生产的原料,原因是欧盟以外国家的森林砍伐对环境造成了影响,而欧盟的无森林砍伐供应链倡议(deforest -free Supply Chain Initiative)将大豆和棕榈油列为主要驱动因素,农业扩张导致森林砍伐。议员们希望将大豆油生物柴油的淘汰日期从2030年提前到2023年。还没有最终落地,预计欧洲议会将于9月进行投票。

自2018年初以来,美国曾经是阿根廷主要的生物柴油出口市场,但是美国为保护其市场而征收报复性进口关税后,继续实施高额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加起来平均超过140%。至少在2023年到期前,阿根廷生物柴油不可能进入美国市场,后续是否延长还不得而知。

2012年,秘鲁开始从阿根廷进口生物柴油,以帮助满足混合燃料的要求。然而,2016年秘鲁对从阿根廷进口的生物柴油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从而限制了出口。这些条款将于2021年初到期,并延长5年至2026年。

2022年生物柴油的平均掺混率预计为7.5%,高于前两年的4- 5%。2013-2019年的平均混合比例略高于9%,因为之前的生物燃料法和随后的政策变化设定了更高的比例。2022年一季度,由于全球植物油价格上涨和阿根廷官方也未更新生物柴油价格(适应更高的生产成本),导致供应商大幅减少销售,混合油的比例在较低的4- 5%之间。今年4月,政府修订了生物柴油和玉米乙醇的官方价格,主要是乌克兰和俄罗斯战争后全球植物油价格和成本的上升,更新到2022年8月。随着新政策的实施,7.5%的生物柴油混合料可能会保持低位。

预估2022年生物柴油生产消耗豆油185万吨,高于2021年的173万吨,但是明显低于此前掺混率高的时期,尤其是2017年的287万吨。

在2020-2022年期间,当地生物柴业没有任何投资,产能和工厂数量都停滞不前。2022年的产能利用率预计为47%,2020年初疫情爆发,产能利用率降至30%。政府根据产能将目前运营的33家生物柴油工厂分为三类,有8家产能在9-23百万升,16家产能在54-110百万升,9家产能在136-690百万千升。

由于目前的官方价格较高,再加上掺混率上调2.5个百分点,大多数中小工厂都在高产能运行,并有良好的回报。大型生物柴油工厂生产临时额外5%的掺混率,期限为60天(到8月中旬)。

阿根廷不生产可再生柴油。一些当地的石油公司有一些项目,也只有几家老旧的炼油厂可以适应其生产,但由于该国脆弱的经济状况,这些项目远未成为现实。罗萨里奥的一家大型生物柴油工厂开发了一种从污水中提取第二代高质量生物柴油的技术。这是迄今为止在阿根廷已知的唯一一个先进生物燃料的商业开发。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