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全球新兴市场的经济形势尤为严峻。以阿根廷为例,通胀与货币贬值危机彻底爆发,据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阿根廷8月CPI同比飙涨近79%,创下30年来新高。经济学家警告称,到2022年年底,该国通胀率或将升至更加疯狂的100%;阿根廷货币兑美元遭遇大幅贬值,2022年内累计贬值幅度已超30%。市场担忧,阿根廷是否将步斯里兰卡的后尘,陷入国家破产的危险境地。

关于美国经济衰退的警报,也愈发密集。近日,房地产亿万富翁、前喜达屋集团CEO巴里·斯特恩利希特警告称,美联储激进加息将导致一场大衰退,美国即将面临房地产市场大。更权威的警告则来自于世界银行,其最新报告预计,2023年全球GDP增速将放缓至0.5%,人均GDP将收缩0.4%。

美联储加息、全球货币贬值的背景下,也有踩准节奏的“幸运儿”,日本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GPIF)便是其中之一,其持有至少相当于3850亿美元的美元计价股票、债券,大幅受益于美元兑日元汇率升值。值得一提的是,GPIF是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其资产规模达1.34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38万亿元),或将成为稳定日元汇率的“王炸”。

美联储的“加息风暴”之下,全球货币几乎都遭遇贬值潮,而部分经济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其中,阿根廷的形势尤为严峻,正在面临通胀爆表、货币贬值与债务警报的三重危机。当地时间9月15日,阿根廷央行突然将基准利率暴力上调550个基点,达到惊人的75%,试图支撑阿根廷货币、遏制通胀,这已经是该央行今年来第9次加息。

这一疯狂举动的“导火索”是阿根廷爆表的通货膨胀率,据官方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阿根廷8月CPI同比上涨近79%,创下30年来新高,环比涨幅达到7%,大幅超出市场预期。面对这番局面,阿根廷经济学家警告称,到2022年年底,通胀率或将升至更加疯狂的100%。

拉美经济学家杜皮塔认为,短期内,阿根廷的货币紧缩不足以让通胀降温,随着阿根廷削减能源补贴,以及阿根廷货币加快贬值,将把该国通胀推高至接近90%的水平。

与此同时,阿根廷的债务亦拉响警报,本周初,阿根廷央行行长佩塞、阿根廷经济部长马萨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会谈时承诺,阿根廷会坚决执行与IMF达成的440亿美元债务协议,并降低央行的短期债务水平。

需要指出的是,该协议的关键条件之一是,阿根廷将保持基准利率高于通货膨胀率。

据EcoGo咨询公司的预测,未来几个月内,阿根廷的CPI月率同样不太可能降至每月5%以下。据该公司预测,截至今年年底,阿根廷通货膨胀率将升至95%-100%。意味着,到2022年年底前,阿根廷央行或将进一步加息,或将基准利率升至95%-100%的水平。

内部危机爆发的同时,美联储“加息风暴”更加剧了阿根廷货币贬值压力。截至目前,阿根廷比索的官方汇率为1美元兑143比索,相较于年初,累计贬值幅度已超过30%。分析师警告称,到今年12月时,阿根廷比索将进一步贬值,其官方汇率将平均达到1美元兑170.11比索。

三重危机的打击之下,令阿根廷的经济雪上加霜,也让市场纷纷担忧,阿根廷是否将步斯里兰卡的后尘,陷入国家破产的危险境地。

近日,又一位华尔街大佬对美国经济发出警告。房地产亿万富翁、前喜达屋集团首席执行官巴里·斯特恩利希特(Barry Sternlicht)在最新的采访中表示,美国经济正在“急刹车”,美联储激进加息将导致一场大衰退,房地产市场或出现“严重崩溃”,民众也将失去工作。

Sternlicht指出,当前是美国史上利率增长最快的一次,尤其是自沃尔克以来,但当前美国的经济背景与沃尔克时期大不相同,以美国住房市场为例,当前美国新房销售已经创出了195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即将面临房地产市场大,房价正在下跌。

Sternlicht总结道,美联储正在用不必要的大锤打击美国经济。关于美国严重衰退何时到来,Sternlicht给出的答案是,已经近在眼前,或将2022年第四季度,当前美国到处可见经济衰退和社会裂痕的信号。

上述警告发出的同时,亚特兰大联储GDPNow模型将美国第三季度实际GDP增速预期下调至0.5%,距负增长仅一步之遥。

另外,“新债王”Jeff Gundlach也认为,美联储继续加息也将导致美国房地产市场“大”,并指出,美国未来最大的威胁是通货紧缩。

无独有偶,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的最新观点也认为,美国经济放缓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利率从目前的水平升至4.5%左右,美国股票价格预计将下跌20%或更多。

更权威的警告来自于世界银行,当地时间9月15日,世界银行在最新报告中指出,1970年以来,全球经济从未像现在这样呈现出衰退又复苏后的最严重的经济增长放缓,消费者信心的下滑程度已经超过之前全球衰退前期的降幅。

世界银行的模型测算,如果全球央行要让通胀率降至他们的目标范围,他们加息可能让利率最高升至6%。其报告预计,2023年全球GDP增速将放缓至0.5%,人均GDP则收缩0.4%,符合技术性的全球标准水平。

世界银行行长马尔帕斯警告称,全球经济增长已经明显放缓,未来可能因更多国家陷入衰退而进一步放缓,这种趋势可能会持续,将给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的民众都带来毁灭性的长期影响。

美联储加息、全球货币贬值的背景下,也有踩准节奏的“幸运儿”,日本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GPIF)便是其中之一。

2022年以来,日元贬值趋势尤为凶猛,美元兑日元一度逼近了145关口,截至目前,美元兑日元的汇率仍处于24年以来的最高点位,日元年内贬值幅度超25%,而这直接给GPIF带来了巨大的汇兑收益。

因为,GPIF超过50%的资金都投入到了海外市场,其中绝大部分资产是美股、美国债券。根据公布的投资组合清单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GPIF持有至少相当于3850亿美元的美元计价股票、债券,且其中绝大部分投资都没有进行汇率对冲。

需要指出的是,日本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向国内储户支付养老金都是使用日元,意味着,美元兑日元升值直接给该基金贡献了正向收益。

在截至3月31日的上一财年中,美元的上涨帮助GPIF的净资产规模增加了10万亿日元(约合700亿美元),全年的投资回报率达5.4%。

当地时间9月14日,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驻东京执行董事Yohei Iwao表示,截至目前,GPIF持有的外国股票以日元计价比截至6月30日时上涨了8.2%。Iwao进一步表示,尽管美国国债价格出现下跌,但GPIF投资的海外债券按日元计价也上涨了1.7%。

值得一提的是,GPIF是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截至6月30日,其资产规模相当于1.34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38万亿元),大约是美国最大养老基金——加州公共雇员退休系统管理的资产规模的3倍。

当前,GPIF持有的海外股票、债券分别占投资组合的25.2%、25.3%,已经高于25%的配置目标。意味着,GPIF需要重新平衡其投资组合:抛售美元计价的资产,并购买日本国内债券。

三菱日联银行策略师Takahiro Sekido表示,当日元下跌时,GPIF购买日本更多国内资产,以将各资产类别的权重保持在25%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

他进一步表示,作为再平衡的一部分,GPIF可能会买入数万亿日元,按照目前的汇率,2万亿日元相当于约140亿美元,这可能会向日本外汇市场注入买方力量,或将成为稳定日元汇率的“王炸”。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