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曾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其文明之璀璨令当时的人们心驰神往。一首回肠荡气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唱遍全球,激情似火的艺术气质,吸引来无数人的关注。

经历20世纪的一系列动荡,今天的它民生凋敝百业萧疏,许多人在食不果腹的处境下艰难谋生,已无生活品质可言。褪去昔日光芒,饱经岁月沧桑的阿根廷繁荣不再,令人唏嘘。

100年间它从曾经的辉煌走到如今的没落,殖民文化影响下不合理的经济政策是其主要原因。研读阿根廷历史,这一点便会从那些往日的事件中清晰呈现出来。

潘帕斯草原是南美洲最大的草原,潘帕斯在印第安语中,是没有树木的大草原之意。尽是丰茂青草的原野非常适合牛羊生长,是一座天生的好牧场。

一望无边的辽阔草场,充满营养的肥沃土壤,先天禀赋优越的潘帕斯草原,养育出在此地以游牧打猎为生的印第安人。

勇敢勤劳的印第安人在潘帕斯草原上成长与生活,他们世代守护着大草原,感恩丰茂的大地养育出自己与族人,过着与草原和谐共生、悠然宁静的生活。

而这一切被突如其来的侵略所破坏。16世纪时,与南美洲隔着广阔大西洋的欧洲大陆上发生巨变,科学的发展使得西班牙的人们远渡重洋,踏上南美洲的土地。

为攫取潘帕斯草原的财富,远来的西班牙人大肆屠戳与奴役印第安人。依靠先进武器与狂热的拜金思想,西班牙人于此立足,无数印第安人失去生命,余者失去家园。从这群劫掠之人对印第安人的不义行为开始,动荡与混乱或许就注定要在这片丰饶的草原上演。

西班牙人对以潘帕斯草原为中心的地区进行殖民,为农牧生产设立封建制度,远在欧洲的西班牙王室遥遥控制着这里的一切。

殖民统治下,当地出现占有极多数量土地的大农场主,他们豪横霸道,俨然一副土皇帝的架势。除去要受西班牙王室制约外,他们实质上已成为这块殖民地的统治者。

当初为发笔横财孤注一掷来到南美洲的西班牙人,极少数变成大农场主,一小部分成为具有特权的官员,大多数人冒极大风险而所得甚少,只能当大农场主治下的劳苦牧民。

来自西班牙的人们与印第安人结合,生下的后代就成为16到19世纪潘帕斯草原上的主体人群。在此劳作3个世纪,他们的后人用辛勤慢慢洗刷先人的罪恶。新的牧民们对这片土地富有感情与主人翁意识,从未踏足这里的西班牙王室,对他们的控制力已大不如前。

19世纪初,欧洲大陆卷起争斗的狂烈风暴。法国与西班牙开战,被战争缠住的西班牙自顾不暇,被殖民的人们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民族英雄圣马丁的带领下,齐心协力推翻殖民统治。1816年潘帕斯草原上终于建立起一个国家,这就是阿根廷。

独立建国的阿根廷自豪而满是尊严,它拂去殖民地的苦痛,将草原上的牧民们解放,为这些人们赋予一个崭新的未来。

它有潘帕斯草原这片壮美的土地,绵延5000公里的海岸线,终年不冻的温暖海港,是当时南美大陆上最生机勃勃的国家。

西班牙对阿根廷的控制在它建国后不复存在,但对它的影响却异常深远,不平等的土地归属即是主要表现之一。

与新中国成立后进行卓有成效的土地改革不同,阿根廷的土地在它独立后依然大部分归属于大农场主。可以说殖民文化影响下对大农场主的妥协,是国家建立之初就存在的问题。

不只阿根廷,整个南美洲都有大农场主控制大多数土地,形成对他们势力范围的固守,从而阻止生产力进步的情况。

大农场主们结成的集团过分强调农牧业,势必对国家发展至关重要的工业形成抑制,使长远的有序发展变得非常艰难。

阿根廷有一片整个南美洲大陆最富饶的潘帕斯草原,这种特殊性的长处在于丰厚的天然资源使得国家利益与大农场主集团的利益在早期可以高度一致,利用农牧业方面的天然优势,拉动经济快速增长,创造出空前繁荣的局面。

潘帕斯草原的特殊性带来的短处则在于,长远看国家利益必定与这些大片土地所有者的利益产生矛盾。

当资源出口模式在资本社会的经济下行周期受到重创,需要发展工业来为人民提供生活物质条件时,这一集团就会阻止工业发展,使得经济发展停滞不前,人民生活水准普遍下降。

历史惯性影响下,阿根廷选择将工业化置于一旁,而以谷物、牛羊等农牧业初级产品出口为主要产业的发展道路。

19世纪,欧洲科学技术发展飞快,人口急增,依靠与欧洲建立紧密经济合作,向对方提供大量优质农产品,阿根廷经济蒸蒸日上,一时风头无两。

许多欧洲人因本国竞争激烈,便漂洋过海前往阿根廷,寻找发家致富的机会。以意大利与西班牙移民为主的欧洲移民来到阿根廷广阔的土地上,与这儿原本生活着的西班牙印第安人混血高乔人等族群,共同创造出阿根廷的兴盛。

而当时的欧洲大力发展纺织业,需要大量羊毛,新生的人口又有一个较大的谷物需求量。这两种产品潘帕斯草原都可提供,阿根廷的人们在草原上赶起羊群,开辟耕地种下小麦、玉米等谷物。靠向欧洲出口价格高昂的羊毛与谷物,国家快速富裕起来。

依赖土地的发展模式背后潜藏着无尽暴力。1833年,代表大农场主集团的德罗萨斯策划恶劣的荒漠进军事件,屠戳印第安人以抢夺土地,6000多位原住民拼死反抗不敌暴力去世,这件事成为阿根廷历史上极黑暗的一页。

它以与西班牙殖民者相似的方式对待印第安人,使阿根廷的土地始终笼罩在暴力的阴影下,埋下与人民相争的种子。

高速经济增长带来的物质富足,使大多数人选择包容彼此,用汗水与辛勤书写繁荣,有意无意忽略暴力可能在未来造成的危机。

良好的发展势头吸引来英国资本在19世纪后期大量进入英国。英资在此修建起成为世界第八大铁路网的阿根廷铁路系统,并对照明、供水、下水等基础建设进行投资。

客观上看英资对阿根廷出口业发展起到很大作用,但也正是如此,导致阿根廷形成过度依赖外国资本的不良习惯,为后期经济失常埋下隐患。

英国资本的到来促进了阿根廷经济获得更大的成功。1880-1905的25年间,阿根廷的GDP以令人惊异的年均8%的快速增长,一度成为当时世界GDP最高国家。

1913年是它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年,是年阿根廷人均GDP排名世界第十,发展程度与当时作为新兴发展国家的美国相当,直有追赶法国等成熟经济体的势头,经济富裕与文明兴盛达到顶峰。

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被称作南美洲的巴黎,到处一派笙歌盛景。富有的阿根廷人开着豪车进出无比富丽堂皇的歌剧院,穿上购自法国的漂亮服装赶赴一场接一场的宴会,日夜享受豪奢生活。

公共生活方面,阿根廷普通人那时已拥有教育权,国民识字率达到65%,在南美洲国家中教育水平名列前矛,人们文化素养较高。

公共交通发达,首都开通第一条地铁线路,许多家庭装上代表先进科技的电话,人们大都享受到了技术进步带来的现代生活。

名列世界前茅的兴盛化作骄傲融入阿根廷人的精神中,成为他们自信热烈性格的源泉。曾经的富足与发达时至今日依然滋养着他们的内心,使他们在面临困境时,仍拥有前行的勇气。

在阿根廷的国土上,光明与阴影始终相伴而生。它的繁荣建立在不平等基础之上,英国资本控制它境内90%铁路,英国铁路公司在它国土上享有7%-16%的利润率及免税特权;潘帕斯地区60%土地归属一万两千名大农场主,8%的农场主占有农地的80%。高度的土地资本化与私有化,注定阿根廷荣光的没落。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国资本迅速从阿根廷撤离,为保护国内农业,英国减少进口农产品。随着战局的扩大,世界主要工业国生产的工业产品锐减,出口数量减少的同时价格也奇高无比。阿根廷国家收入减少、支出增多,从这时起经济再也没有恢复到一战前的水准。

英国资本与大农场主没有在国家经济衰退时负起责任,它与大农场主集团共同拿走了人民几十年辛勤的成果。这就是阿根廷从建国到如今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所造成的恶果:国家利益与集团利益产生矛盾时,前者必须让位于后者。属于所有阿根廷人的繁华,如流星般稍纵即逝。

经济繁荣被失业与通货膨胀破灭,优雅文明被无休止的争端取代,整个国家陷入动荡不安。这场经济危机让利益集团不可能牺牲分毫来帮助国家的事实明确无误地浮现出来,有识之士开始着手推进进行将一些重要产业国有化,扶持工业发展的事业。

一战期间,伊里戈延当选领导人,冒极大阻力将石油与土地收归国有,还颁布劳工立法,实行8小时工作制,为阿根廷开创出国有化的肇始。

国内外利益集团的阻挠下,这番努力终以失败告终,但他的政策启发了许多有志于工业化的后来者,堪称阿根廷史上的杰出人物。

这些后来者之中最优秀的人当属胡安庇隆。他将外国公司控制的铁路与电话公司等事关民生的重大产业收归国有,外资对阿根廷的控制减弱,国内的经济主权得到捍卫。

他反击国内利益集团,将出口农产品所获的资金用于发展初级工业,出台本国历史上第一个五年计划,建立起国有的工业企业。

他于1946-1955年间两次出任领导人,大力推进国家的工业化,改善国内工人的工作与生活条件,建立劳工总同盟,实施进口替代策略,即以国产工业品替代进口工业品,给予本国工业以发展的条件。他的主张被称为庇隆主义,是影响阿根廷最大的主张。

值得一提的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这首动人的歌曲便是为庇隆的夫人——艾薇塔庇隆而作的,艾薇塔庇隆为人亲和友善,与阿根廷工人缔结下深厚友谊,曾出任劳工部长,被誉为阿根廷国母。胡安庇隆与夫人,共同成为这个国度的人们心中,不灭的理想的象征。

为对抗阿根廷历史上根深蒂固的土地集中倾向,胡安庇隆的工业化政策由于含有一些法西斯思想,具有时代局限性,并不那么完美。

但无论如何胡安庇隆的国有化、工业化主张将国家引向最为积极的一面,他所创造的巨大成就,永远是阿根廷前行路上的一盏明灯。

胡安庇隆的工业化改革使得阿根廷成为南美为数不多的具有工业基础的国家之一,他的诸多政策成为挽救阿根廷于危难之中的良方。

可惜殖民文化这个混乱因素时不时便主导国家思想,恶化出经济不独立的绝症,最终使得阿根廷成为一个曾经闪耀无穷光芒的繁盛国家,陷入通胀失业高企、经济欲振乏力的局面。

1989年梅内姆执掌国家,认同美国的华盛顿共识,将阿根廷除去极核心的军工与核工业等几个企业外,几乎百分之百的国有企业都卖给了私人资本。

这种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策略,让这一时期的阿根廷广受世界银行与西方国家的盛赞,以美国为首的资本欣然于它为他们带去的巨大利益。

跨国公司控制阿根廷90%以上的经济,英国资本控制国家重要产业的闹剧又一次重演。惟一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美国资本而非英国资本近乎于主宰国家的一切。

新自由主义催生出阿根廷昙花一现的繁荣,也缔造出一个空前绝后的经济与社会危机。本国企业失去国家力量保护,被外资挤兑得大量破产。

美国资本全面控制阿根廷仅6年,失业率高达18.8%。10年后的1999年,国家债务升至1500亿,占将近GDP的一半。

美国资本对阿根廷的掠夺不可避免地造成严重后果。新世纪的开端,阿根廷的国家财政赤字达到110亿,拖欠国际货币资金组织、美国等国家与组织的债务高达1200亿美元,债务危机爆发,货币比索贬值幅度达到75%,发生恶性通货膨胀。无数企业倒闭,出口制造业遭到打击,工业化成果被抢夺,造成高达25%的失业率。

迎着危机,正义党党人基什内尔当选阿根廷领导人,正义党便是胡安庇隆所创立的党派。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不曾远去的庇隆主义在国家危难之时力挽狂澜,稳定住局面。

基什内尔采取强化进口代替、加强基础建设、保护薄弱工业、重新国有化等政策,继承庇隆主义,将财政平衡起来。

到2005年阿根廷实现连续三年的经济高增长,通过债务重组计划,延长外债偿还期限,成功遏制住这一轮经济危机。

基什内尔2010年去世,他的夫人克里斯蒂娜当选领导人,两人共同为国家带来长达13年的好景。2018年开始扩大资本开放、减少国家干预等大幅转向的政策下,阿根廷又一次经济恶化。

一年时间比索跌幅超过50%,牛肉价格比前一年同期上涨39%,国内消费不振,许多人生活在贫穷之中。

深受疫情摧残的2021年,阿根廷的经济恶化极为严重,再度面临还不上美元债的情况,数度主权债违约情况之下,还是靠拖延债务勉强度日。

可以说经济低迷已成常态的阿根廷,事实上成为发展中国家,目前还看不到重新成为发达国家的希望。

阿根廷国家与国民的遭遇令人叹息,未来阿根廷是否能解决诸多问题振兴国家,是许多人所共同关注的。

独特的历史与文化造就阿根廷那热烈自由的国家气质,令人向往。它曾在国际上大放光彩,为世界留下难忘的回忆,这一切都不会被时间抹去,将作为人类文明的一部分,永远闪耀光芒。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