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开世界地图,由欧洲移民构成的新大陆从巴拿马运河处被分割成了两段,一提到北边的美国、加拿大,人们会联想起“繁荣、自由、现代化”等美好的词汇,但目光稍微向南偏转,从南边的墨西哥、委内瑞拉、阿根廷开始,就被世人贴上了“毒品、民粹、中等陷阱”等刺目的标签。为何同样是一片大陆上的新世界,二者处境会有如此大的区别?

尤其是曾经的南美一哥阿哥廷,曾经发展势头盖过美国,成为世界舞台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明星,然而这颗明星在二战结束后却变成了流星,自燃下滑,至今深陷经济泥潭不得解脱。2018年预期人均GDP可能下跌3000美元,只有11000美元,成为失败国家的典型,鬼知道这些年阿根廷经历了什么。

阿根廷地处南美洲西部,漫长的海岸线上拥有众多天然良港,从欧洲驶来的万吨巨轮都可以轻松入港,为阿根廷开展自由贸易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加上从大西洋吹来的温暖季风滋润着这片土地,虽然阿根廷国土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280万平方公里),但可耕地面积却是美国的两倍,沃野千里的潘帕斯草原养育着全世界最好的肉牛。

阿根廷水资源极其丰富,到了令人惊羡的地步。曾有中国学者去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做交流,在飞机上看见了宽广无际的“大西洋”,下机后就对阿根廷学者夸赞说:“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海岸线真宽广。”阿根廷学者哈哈一笑说:“你看到的不是海,是我们的拉普拉塔河!”中国学者震惊了,在中国人看来,长江黄河丰水期的宽度不过1.8公里,而拉普拉塔河宽度竟达64公里,一望无际,超出了国人的认识。

矿产资源更不必说,石油、天然气、金、银、铜、铁储量均在世界名列前茅,完全可以建立起一个自给自足的工业体系。

照理说,坐拥如此丰厚资源的阿根廷随便搞什么都能发财,可以放放牛,搞搞农业;开开矿,出口能源;发展工业,出口工业产品,怎么看都是强国富民的好方法。

19世纪末,阿根廷总统开始大力提倡“自由主义”,简单说就是政府啥都不管,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只要做的事不违法就行,并鼓励移民,大力引进欧洲技术型人才。一时间,阿根廷经济迅速起飞,尤其是潘帕斯草原上盛产的牛肉和谷物,驰名世界,一船船载满阿根廷农产品的货轮横行大西洋之上,为欧洲和美国人送粮食,肥美的阿根廷牛排是欧洲人的最爱,因此阿根廷得了个“欧洲粮仓”的外号。

反观这一时期的美国,也因为“自由主义”的政策获得了空前繁荣,但以摩根财团、福特汽车为代表的垄断集团渐渐控制了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他们运用金钱的力量大肆干预政治,只要总统候选人反对垄断,立刻会被他们干掉。而国内工人更是苦不堪言,忍受着16小时的工作制和每天不到1美元的工资,政府则听之任之。1901年,美国总统麦金莱被失业工人枪杀,将尖锐的社会矛盾暴露在世人面前。

稳定繁荣的阿根廷成了欧洲移民的首选,1919年,阿根廷和美国人均GPD首次超过6000美元,我国2013年才达到这个水平,而阿根廷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阿根廷主要出口地欧洲陷入了战争泥潭,在战争节奏中,阿根廷的农产品不再受欢迎,欧洲主要大国开始大规模进口美国的武器,工业基础薄弱的阿根廷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国内经济迅速恶化,短短两年时间内,通货膨胀率扩大了600%。

阿根廷人民迅速发起了大规模,抗议政府的不作为。政府双手一摊:“欧洲人不买我们的粮食,我能有什么办法?”在为期一周的冲突中,政府派出军队,1500多人在冲突中丧生,4000多人受伤,酿成震惊世界的“悲惨周”事件,该事件标志着阿根廷“自由主义”的终结。

一战结束后,阿根廷政府吸取了教训,开始大力发展国内工业,本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20年代,阿根廷生活水平恢复到了战前水平,石油工业蓬勃发展,又引发了第二次移民潮,英法德等国居民纷纷跑来讨生活。

20年代末期,政府将石油公司国有化,拉开了长达近一个世纪的争端。和政党为了这个问题在国会大大出手,完全不顾经济发展需要,谁上台就听谁的。利用民粹心理,大肆鼓励工人走上街头抗议,要求提高福利,谴责的资本家;则鼓励自由贸易,想走自由主义的老路,摄于工人的力量,在斗争中长期处于下风,不得不请出军队干政,军队打着“我们为了国家,不偏任何派别”的旗号控制了国家,开始疯狂迫害人士。

有一个在南美广为流传的故事是说,阿根廷军政府会把支持工人运动的员送上一架名为“恐怖航班”的飞机,然后飞到太平洋上空某处,用铁丝穿透他们的肩膀,像糖葫芦一样推下飞机,淹死在谁都找不到的太平洋中。

1946年-1948年,阿根廷国内又因铁路国有化问题闹了起来,当时总统是贝隆,这位总统处理工人问题只有一个方法——不断妥协,使得政府赤字达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而他还有一位比他还有名的老婆贝隆夫人,这女人出生下层社会,能歌善舞,据说还当过,后来交上好运嫁给了军人出生的贝隆。在贝隆竞选期间,她利用自己出生贫苦大众的优势,大打情感牌,为贝隆赢得了选举——可见有位能干的老婆对男人的事业是多么重要。

当上的贝隆夫人天天跑去看望孤寡老人,慰问孤儿院什么的,一副亲民形象,她用她女性的温柔和魅力渐渐感化了这个动荡不安的国度。很可惜,贝隆夫人37岁就病逝了,国内刚刚呈现出的和平气息立刻烟消云散。

1965年,长期萎靡不振的经济和飞涨的物价,让学生走上街头抗议,造成60人死亡,彻底点燃了全国性怒火。学生们放下书本拿起武器,上山打游击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1969年,游击队发起了114次;1970年,434次;1971年,654次。

整个70年代就是阿根廷游击队的天下,他们四处出击暗杀政府首脑,政府又反过来组织更多次“恐怖航班”把统统杀光。

最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都看不下去了,同时给游击队和军政府传话:“你们快点打吧,无论谁获胜,美国都会支持新政府!”

为了快速消灭2000名游击队员,军政府大开杀戒,共计杀害了19000名疑似游击队分子,全国被笼罩,200万阿根廷人外逃。

照理说,70年代末游击队势力基本被清除干净,阿根廷也得到了美国的贷款,应该能安安心心发展了吧。但国内对军政府毫无人性的统治丧失了信心,经济仍然低迷。1980年,战争狂人加尔铁里将军出任总统,为了激励民心士气,他决定发动马岛战争。

可马岛是英国人的,莫名其妙成了军政府的背锅侠。当马岛被阿军收复的消息传回阿根廷时,百万民众走上街头庆祝,一时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仿佛这个国家又团结到了一起。

一支35000名英军组成的特混舰队,从英国启航,浩浩荡荡向马岛袭来。为了赢得这场战争,英国使出了浑身解数,誓死捍卫大英帝国最后的荣光,前线战斗机不够,就从本土增援,连续5次空中加油,才将战机送到马岛前线天,阿根廷人惨败,加尔铁里政府倒台。

90年代后,阿根廷政府趋于安定,民选政府最终摆脱了军方控制。但情况依旧没有好转,阿根廷工业化一直在国有和私有两边拉锯,相互扯皮,大量国有化的企业效率低下,得过且过,只要政府想改革,国企工人立刻上街罢工,让外国资本不敢涉足。

同时,阿根廷政府无法应对国际金融家的狙击,任何国际金融市场的波动,都会击溃阿根廷货币脆弱的防线,阿根廷的经济发展曲线就如心电图一样,每隔两三年就有所起伏,居民毫无盼头。

谈及至此,我们不禁要发出疑问,为何曾经辉煌无比的欧洲粮仓会堕落到这个地步?

国内著名学者金灿荣评论道:“归根到底,还是政府治理能力太低。阿根廷政府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走哪一条道路,一会国有化,一会私有化,反反复复折腾。加上民粹主义盛行,罢工事件层出不穷,外资也不敢介入,如果能像邻居智利那样,就抱定走私有化道路,可能今天的阿根廷早就是发达国家了。”

2018年9月25日,阿根廷爆发全国性大罢工,抗议马克里政府不得力的经济政策,要求当局对民生现状做出补偿。这场全国性罢工,直接经济损失8亿美元,相当于GDP的0.2%。目前,阿根廷经济面临巨大挑战,国内消费品价格上涨40%,阿根廷货币跌幅超过50%。

而阿根廷政府似乎已经麻木了——毕竟,这种现象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大不了重新大选而已。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